史海钩沉|火烧东庙与张家楼_本地楼市_资讯_啊乐特价房

史海钩沉|火烧东庙与张家楼

发布日期:2019-01-24浏览次数:11


       1939年农历三月十五日是桑柳树村的遭难日——一座稀有的精美的东庙被日本鬼子的一把火烧成了灰烬;一所殿板楼张家民宅被日本鬼子一把火烧成了残垣断壁!

  是什么原因招致来这样的灾祸呢?我需用一段尘封七十九年的真实历史来作解答。

  翻开抗日战争的历史画册,激动人心的历史故事、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琳琅满目。像《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等等不只映演在银幕上,而且镌刻在人们的心里边;如赵一曼、放牛的王二小……人们不只用歌传唱,而且把他们树立成学习的样板。

  抗日战争是日本野心家扩张心欲膨胀,妄想实现称霸世界,打着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幌子强加给中国人的灾难。

  抗日战争是善良的中国人救亡图存的文明华章。

  抗日期间有一个晋绥抗日根据地平介四区铁北介休抗日县佐公署——简称“铁北办事处”。铁北办事处驻扎在桑柳树村东庙上出色地和日本鬼子斗争,也招致来日本鬼子的扫荡——火烧东庙和张家楼的红色故事,掩埋至今,鲜为人知。

  早在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者制造借口出兵侵占我国东北三省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就不受蒋介石“要攘外,必先安内”不抵抗政策的左右,由共产党员杨靖宇组织东北抗日联军,与日本鬼子展开殊死的斗争,直到战死,连日本鬼子都给脱帽致哀,敬重三分。

  那么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发生,日本鬼子大举向我华北及至全国侵犯的时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更是一马当先,刺刀见红,勇往直前地抗击敌人。在平型关迎头痛击日本帝国主义号称不可战胜的板垣师团就是明证。

  然而,尽管1936年西安事变以后,逼迫蒋介石承认了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实现国共合作,建立了抗日统一战线,但被“攘外必先安内”思想毒化了的国军和匪军,秉承和坚持的仍然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他们与共产党面和心不和,遇到敌人不堪一击,使敌人势如破竹,几个月时间就把同蒲线上的大小县城全数攻下,并且利用集镇筑碉堡,设据点,蚕食广大农村。

  中国共产党把抗日战争称其持久战,并分为:防御、相持、进攻三个阶段。

1936年,红军东渡黄河时就开辟了晋绥吕梁革命根据地。抗日平介四区是晋绥七地委下属的一个红色政权。抗日平介四区是晋绥和吕梁两个根据地管辖范围最大的一个区域。它北至平遥、汾阳,南至同蒲铁路,东至介休的张兰,西跨介休、孝义的大片区域到达义棠。

  敌人以铁路、公路为线,步步为营实施囚笼政策。我们以河作屏障,阻止敌人推进扩张。

  桑柳树村位于介休境内,坐落在汾河北岸与磁窑河交汇的冲击平原上,它的地理位置有一鸡鸣三乡和一村傍两河的特点。

  桑柳树村在抗日平介四区的范围内,平介四区看好它的地理优势,是开展游击活动、建立以河为防线的极其有利地方。

  桑柳树村一鸡鸣三乡是西接孝义——与李家庄乡的小圪塔、程家庄土地接壤;北挨汾阳——和演武镇的东大王村地板搭界;东连平遥——同西王智乡的南官地、北官地也只相距咫尺之远。桑柳树村在万户堡乡的南端,而万户堡乡又和西王智乡紧密相连。

  开展游击活动,可以把两河作为屏障——汾河渡口北以北盐场、北辛武,到孙家寨、洪相、洪善、南桥头,南至罗王庄都可以由游击队控制,用来阻击敌人,防御侵扰,保护人民安心生产、安然生活;一旦敌人组织人马扫荡,强敌压境,游击队即可掩护老百姓退避到汾阳以北的文水、交城乃至北山,如有必要还能经晋西北联通陕西联系上延安。

  活动地域广,回旋余地大是平介四区最看好桑柳树村的地方。

  桑柳树村为预防洪水淹村,在村的四周围筑着七八尺高、两三丈宽厚的堤堰——叫护村堰。护村堰的内外两侧从根部到顶上分层栽种着多种乔木——柳,杨,松,柏,榆,槐,桑,还有几个人都拢不围的杜梨木。乔木间隙还种植着根系发达的灌柳、冬青、羊道牙、枸杞子、马莲、苜蓿、芦则草、菅草……固土护堰。

  高大粗壮的参天乔木遮日蔽天、蒸汽弥漫,把桑柳树村上空的能见度弄了个模糊不清;低矮的草木,簇簇丛丛藤蔓缠绕,把桑柳树村包裹得密不可漏,严严实实,令人难以目测深浅。

  到了春夏旺季,桑柳树村杨絮纷飞,柳毛飘扬,草木劲长,百花吐艳。上有鸟雀鸣叫盘旋,下有沼泽池塘里的蛙吼虫唱,形成了一个优雅静寂的北国宜人居住的花园。

  在这样优美的环境里,桑柳树村东南角的村沿上,还有一座佛教东庙闲置。它是阶梯的三进式院子。院势错落有致,院中有树荫如伞盖的松、柏和几株大槐。厅堂又宽敞阔绰,十分静雅隐蔽。它远离居民聚居地不受惊扰,它离汾河只有一箭之地,涉水横渡,跨步可过。

  庙墙外是一望无垠的良田,地势平坦,出入无阻。夏秋庄稼长高随风吹拂起来,碧波荡漾,是一片一眼望不透的青纱帐。

  环境令人神往,是开展游击活动打着灯笼都难寻找的地方。

1937年下半年,出于抗战工作的需要,抗日平介四区,责成以副书记赵一(真名叫赵力之,解放后曾任山西省副省长)、区助理马龙、武工队副队长马福盛组成的“铁北办事处”(全称是“铁北介休抗日县佐公署”)一干人开进桑柳树村,选址驻扎在村的东庙上。

  铁北办事处驻扎在东庙上以后,开展了很多工作,其中有几样工作成效显著,在当时影响很大。

  第一项是开办学校和军事训练班。

  抗日战争那时候,文化教育工作很落后,识字有文化的人不多,儿童们上学很困难。没文化的人,很难接受党的宣传。因此,铁北办事处从当地当时的实际出发,又从长远考虑,治愚先治学。

  他们在东庙的观音堂内,开办了小学混成班,也叫复式班,对儿童进行初级文化教育。学校设置的科目是:

  语文(当时叫国语)(因为日本人进行奴化教育,他在学校开教日语,去汉语化,所以铁北办事处针锋相对的开设国语)。学习中国优秀的、传统的古典文化——《三字经》、《百家姓》、《大学》、《中庸》、《上论语》、《下论语》等;并且还学习一些宣传党的抗日主张、游击方法内容的现代文章。

  算术课上,除学习加、减、乘、除的运算法则之外,特别强调学珠算,因为当时搞商业活动,算盘的应用很普遍,还有“斤称歌子”也非常适用(当时用的秤是十六两秤,斤称歌子是教换算的)。

  音乐课是给儿童灌输一些音乐、美术方面的启蒙性知识,激发儿童的美感,为今后开始进一步学习开启一扇门。在音乐课上,教唱《义勇军进行曲》、《保卫黄河》、《在太行山上》等。老师们还利用《几圈圈的人》的曲调,加进不少宣传内容。

  铁北办事处选派行伍出身的王德猷任主任教员,并由他具体主持学校工作。

  王老师发挥他的军事爱好与特长,经常利用早操和体育课给孩子们传授一点军事常识,进行一些队形、队列的简单训练。

  铁北办事处还在晚上和农闲办青年军事训练班,主要是教年轻人安装地雷,制作石雷和自炒土炸药,而且聘请了当地通晓武术拳法的马增年任师父,教给青年人一些防身本领,准备与敌人斗争时使用。

  铁北办事处还建立了一个抗日教材的编印小组,专门编写和油印一些宣传抗日的文章和传单。这个小组一共由四人组成。他们是两男两女,便于出入活动。他们是:刘德云,王德甫,宋望飞(女),张子琴(女)。他们四人轮流到设在乐善和北辛武的两个民革教学点去授课。后来,这个民革教学点还发展到张良村。

  第二项是募集抗战物资与保养伤病员。

  抗日战争是持久战。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斗争时间是从1931年日本侵占东三省开始的,而且斗争的范围也十分的广,前方后方没有什么明确的界限。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相当的大。所以正如建立抗日统一战线时说的那样:全国同胞,只要是不愿意做亡国奴的中国人,都要团结起来,为抗日贡献一份力量。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有人的出人,有钱的出钱。

  铁北办事处在桑柳树村周边活动,为抗日前线募集到一些吃的小米、炒面,特别是妇女亲手做的纳鞋底的家造军鞋,结实耐穿又舒畅。周边老百姓,或车拉,或身背、肩扛,源源不断地送到东庙上。东庙上有大灶大炕、粮仓、库房,可以供抗战人员息脚换程,物资集结、分配、疏散、储藏。

  张姓是桑柳树村立村的大户之一。家庭比较富庶,并且开明,素有“张家一道巷,李家一条街”之说。

  张迎远老汉为支援抗日,愿把偏院献出,供八路军伤病员疗养使用。他还腾出自己正院的楼上房子,供做军鞋的妇女当作坊。

  张宅三进三出,场院、正院、偏院三宅。根据用途,三宅院的建筑,布局各有风格。特别是供主人居住的正楼,分属两层,是木架结构,叫殿板楼。下面一层大门大窗,有七尺走廊,青石砌阶,方砖铺地,鼓石支柱,雕梁画栋。上面一层的地板,全是楠木,又坚又硬,自然红颜色,擦洗的油光润滑如同打了蜡油。门窗家具都很考究。哪怕是盆角栏花,都是一出出的古戏。

  八路军挂花养伤的人员安置在桑柳树村张家楼,虽比不上南方水乡的沙家浜,也是身亲心静的一块休闲地。安全有游击队保卫,伺候有殷勤妇女陪伴,尽快康复就又能为抗日显示自己的能为。

  几年间,有二十三、四位八路军伤员从这里走上了新的岗位。

  第三项也是铁北办事处声威大震,招惹是非最大的行动——摧毁敌人罂粟计划,袭击敌人炮楼。

1938年,115师的马殿俊科长来铁北办事处视察指导工作。游击队政委马龙和武工队副队长马福盛都向马科长汇报了工作,并谈了他们要深入敌人占领区给敌人点颜色看看的具体计划,得到了马科长的首肯。

1938年农历四月廿七(四月廿三芒种)是一个月黑星稀的夜晚(芒种时节禾苗正旺),铁北办事处游击队、武工队大部分人员出动,由陶宝山副区长联合指挥,马福盛领导的武工飞行队牵头,马龙领导的游击队具体实施,联合发动北辛武、沙堡、两渡几村的民兵和进步群众先后出发,用柳条击打,镰刀割砍等办法,一夜之间,把敌人在义安、张兰、义裳据点周围村种的三十七亩罂粟全部毁害,摧毁鬼子企图用吸食鸦片,彻底毁害中国人的身体,达到消除中国人反侵略的恶毒计划。

  铁北办事处不只在河以北的根据地范围内,而是跨过河,从东到西横跨介休,又是在同蒲线侧敌占区的心腹,神出鬼没地活动。干扰和破坏敌人计划,对敌人实在是一种威慑。谈虎色变,谈铁北办事处,伪军有点心惊,日本鬼子也有点害怕,大涨了中国人的志气,可也招惹来敌人的愤恨。

  更有一件像一颗重磅炸弹,炸惊了敌人,也震怒了敌人的举动。

1939年的除夕,家家户户都忙着过年,石河桥铁道炮楼上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个像账房先生,穿着袍袍马褂褂,戴一顶瓜子帽,挂一副金丝眼镜,谈起话来客客气气,挺知道礼数,另一人是厨师模样,挑担里不只有鸡,有酒,还有包好的饺子,说是羊肉馅的。先生模样人一看见两位站岗的称:二位爷,太君老爷,自称是受“那村”会长差遣,来给皇军送年夜饭来了。两个贪吃的小兵,先是咔嚓、咔嚓拉推了几下枪栓,用上刺刀的枪气势汹汹地逼问了两人几句,接着就把枪往肩上一背,掀笼,揭坛盖,不等两人进入炮楼小院,在半路上就想来个先偏(先尝)。鸡肉之香,白酒之醇已经迷住了鬼子的魂,勾住了鬼子的心,两人见势即刻放担,又是给鸡,又是捧酒,趁他们不妨夺来刺刀,一人一个干掉了岗哨。埋伏在附近的武工队、游击队员,麻利的冲进了敌人炮楼,把正在打牌或干脆躺在被窝里睡觉的两个班的敌人收拾了个干净。

  这次行动,缴获敌人的轻重机枪各两支,三八式步枪11支,子弹、手榴弹若干。为防止介休城内敌人发现,不惊扰保护铁路的日本巡逻队,保护我劫乘火车去临汾的八路军部分人员从介休安全通过。铁北办事处遵照上级指示精神,只是把所俘人员关押到地堡里,切断了电话线,完成任务后就迅速地沿石河撤回。

  石河桥离介休城不远。石河桥上的炮楼是镇守铁路保障日本人战备物资、人员运输畅通的生命线,然而除夕之夜轻易地就遭到袭击,吓坏了敌人,也惹怒了敌人。

1939年尚处在抗日战争的防御阶段,是敌人张牙舞爪作恶逞凶的猖狂之时,所以石河铁路炮楼遭袭之后,介休地区内各据点的敌人,都把铁北办事处痛恨,都把铁北办事处看作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一口吞掉。

  义安、张兰据点的敌人,甚至连介休城内窝点的日本占领军,都曾蠢蠢欲动,频频派小分队或一股支队对铁北办事处的驻地桑柳树进行刺探,侦查,妄图潜伏深入,但都碍于桑柳树村的地理位置、扑朔迷离的自然环境和铁北办事处机警的保密工作,不只没得深入,甚至不敢近前。贼心不死的日本鬼子,对这么大的一个中国尚敢小觑,一个小小的铁北办事处驻地桑柳树,怎能把它给阻挡得住?

“山雨欲来风满楼,乌云压城城欲摧”。铁北办事处驻扎的桑柳树村遭难的时刻,已在十月怀胎之中。

1939年农历三月十四日太阳下山,经过密谋策划,精心组织的一支扫荡铁北办事处的别动队在介休张兰敌人据点集合,由田秀春一郎大佐率领,按照预先制定的路线图开始出发。

  这支别动队是由各据点抽调精干人员组成的。他们进剿的路线是从平遥贾堡桥穿过汾河沿河北岸经宁固、净化、北盐场、北辛武、孙家寨,直捣桑柳树。它们避免进出村庄,更不敢接触渡口,避免路途遭遇埋伏,行动时不用机械都乘马匹,少数扛轻重机枪、小炮的地面部队,也全由马驾车护送。

  尽管他们计划、组织的天衣无缝,十分机密,但还是走漏了风声。铁北办事处早已得到情报,连夜进行转移。他们先把在张家楼养伤的八路军伤病员通过洪相、洪善渡口安置在河南安全地方;再把重要的战略武器、物资藏匿起来,并且让游击队和民兵在三岔路口安上地雷。有的地段还挖下陷马坑,拉上了锯齿网。为了让村子免遭战火灾难,他们还设计了转移敌人炮火的实施方案。他们用艾蒿索当导火线连上用土炸药做的石雷,在村周外围,节节段段地布下西瓜阵,让敌人弄不清攻击的重点。并且在离村四、五里的河叉地带——水寨、花墓地架起了篝火,燃放起了烟花爆竹。

  敌人不敢走汾河渡口,绕了贾堡桥,认为比较安全,其实是钻进了平介四区的管辖范围。铁北办事处得到了敌人扫荡围剿情报,就等于全平介四区的人都得到了这个情报。各村民兵游击队纷纷出动,阻挠打击。鬼子的扫荡别动队跌跌撞撞地进军到孙家寨通桑柳树村河堰上的时候,已经到十四日下半夜。

  目标模糊不清,部队又未战先伤,田秀春一郎大佐看着自己的这股乌合之众,疲惫之时也失去了精明的指挥才能。只能靠着感觉往有火光、有响声的地方无目标地炮击一阵,然后用轻重机枪地毯式的扫射着冲锋前进。

  三月十五日天明,端着枪,猫着腰,左顾右盼、鬼头鬼脑冲进村的田秀春一郎大佐,再也压制不住这一夜所受的窝囊气,只能气急败坏地收留自己的残兵败将做垂死一搏的部署。狗奸翻译宋大头并住脚,躬下身,两手垂在两大腿边,刚想向太君请示汇报,不防备被大佐一脚踹了个四脚朝天。

  大佐检点了一下自己带的队伍,几百兵马中已有11人受枪弹伤,33人受跌打伤,5匹马成了拐腿,1匹马栽在陷马坑里无法得救,逼迫主人给了它一枪。至于擦出手脚头脸和划破衣服的更是普遍。与其说一支别动队,不如说是一支叫花子队比较恰当。

  大佐只得忍气吞声,亲自拍马带领去搜铁北办事处的办公地点——东庙上。

  进入东庙,他们先用刺刀挑翻,生怕地雷炸伤。翻捡了一气,把一些锅碗瓢盆乱砸烂砍挑起炕席翻遍也只发现了一些粮食,库房存放过物资的包皮和装用的袋袋,军鞋也只是换下的几双。但在观音菩萨坐骑下发现了一捆印好没散发出的传单激怒了日本大佐,他是否明白介休很多地方发现的“反动”宣传都是由这里发出的,还有士兵汇报,在另宅院发现了铁北办事处未曾组装的石雷壳和炸药……对铁北办事处恨得咬牙切齿的大佐,恼羞成怒,叽哩哇啦地吼叫着,拔出指挥刀在空中一顿晃。只见他的小喽啰们跑着步,往东庙的娘娘殿、地藏殿、董家桥、阎王殿、观音堂,各处放上燃料,然后又打汽油弹又浇汽油,把个东庙点了起来。

  根据在街上搜查的兵士报告,在张家楼他们发现了伤病员疗伤、养伤的纱布、碘酒、拐腿,并发现了军鞋做坯,但再三翻捡没搜查到一个伤员。又是扑了个空,气的大佐把楼板跺了个咔咔的响。最后也只能放火点楼来撒气。也有小兵来报,村南河堰上有散落的瓜庵、窝棚,但沿路吃尽袭击苦头的大佐还是多了个心眼,没敢靠近河惹事,免得全军遭歼。他催促小兵三三两两相跟,撞开几家农户的院去搜查,一边由几个兵持枪逼迫着村警敲着一面破锣,扯着沙哑的嗓子呼喊:“村民们注意了!赶快在韩宗英家门口的场地上集中,皇军要给大家训话!”……

  随后便看见一些老婆婆,老汉汉,拄棍子的瞎子,拖跛脚的拐子,还有几个穿开裆裤的女子、小子,陆陆续续从村的东南西北不同方向的角落里跚跚的蠕了出来。

  桑柳树村是一个空气清新、环境优雅、地广人稀的河埠小村,宜人居住,没有侵扰,但此时空气中是充满一股熏烧的焦味,黑烟冲天,全村沸腾,咒骂声、训斥声、人哭声、鸡叫声、狗咬声、牛吼声、驴叫声、羊芈声、马嘶声、击打声,还掺杂着妇女的几声推托撕扯唾骂声——畜牲,畜牲!在桑柳树汇成一曲九音十八调的撕心裂肺交响曲!

  韩宗英家门口的空场北边上,架着四五挺机枪,零零落落的几十口老百姓,拉长着苦脸散散乱乱地或正或侧站在那里,鬼子兵,端着刺刀威吓着,举着枪托击打着人们往场中央集聚,向一起靠拢。田秀春一郎大佐在他的几个同伙的陪伴下,站在一颗碌碡上,扬起一只戴白手套的魔爪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给老百姓讲:“良民们,你们的大大的好!我们皇军是你们的朋友,今天是为帮助你们共建大东亚共荣圈来到这里。八路的坏,我们帮你们除去。谁交出八路,大大的有赏!”说着他停了停,含着奸狞的笑脸,身子略向前倾,环顾了一下大家。随后晴天转阴天,咬着牙,把刀嗖地一下从刀鞘里往出一拔,在空中做出一个砍杀的动作,咧着嘴说:“谁敢包庇,统统斯拉斯拉的!”可是尽管多次催促,场上却鸦雀无声。

  正在这时空气都死一样沉的时刻,一件意外之事发生了。

  在韩宗英家场院里巡逻的两个鬼子兵发现一个面黄肌瘦的年青人懒洋洋地拎着裤子磨磨蹭蹭地从厕所里趿拉着两只鞋走了出来。两个兵,看他还在腰间摸索以为正在摸索武器,便不问青红皂白,麻利的给了他一枪。紧接着跑过去连拽带推,把他甩在人前。此人不是别人,是韩宗英的五儿,这几天拉肚子,没法外出躲藏,不识时务,正赶上这时候拉肚子去厕所,撞在敌人枪口上。

  恼怒的大佐,有气正没地方出,一看见小兵冷不丁甩来这么一个人,便从碌碡上跳下来左右开弓给了老五几记耳刮,只打得老五脸色煞白,嘴角流血,嘴唇发紫,一手托地举起屁股往人群里挪,一手摇摆着,半扬起头傻瞪着眼想向鬼子说些什么,可两嘴唇一合一张结巴得什么也说不出。

  杀人不眨眼的鬼子,用刀去顶住老五胸膛叽哩哇啦地嚷叫了一气,便看见他双手握刀,把牙一咬,嗖的一下刺入老五胸膛。他还把刀在老五肚子里搅了几下,随着一声惨叫,肠子和血流下一滩!

  在场的老百姓,歪转了头,瞪大了眼,不由自主地形成了一个圈,慢慢蠕动着向大佐包围过来。

  丧心病狂的田秀春一郎大佐,嘿嘿嘿地狞笑着,把血淋淋的屠刀往刀鞘里一掼,脚踏马镫翻身上马,手举马鞭,准备催马冲入人群制造马踏事故的更大恶毒事件。陪他站立在人群前的,不只有五六匹气势汹汹的高头大马,还有三四只膘肥体胖、两耳直竖、红舌大吐、龇牙咧嘴的狼犬。

  桑柳树村的几十口父老乡亲,面临着马踏狗啃刀砍的灭顶灾难。作为早年受山西省革命先贤派遣,受高君宇、续范亭高尚思想影响的铁北办事处武工队副队长马福盛,心急如焚。他昨晚为减少村子免遭战火,千方百计诱发敌人,指挥带领游击队员忙碌了一宿,到天明没来得及跳出敌人的包围圈,本想留下来,带领老百姓见机行事与敌人周旋。不想敌人竟使出这么恶毒的一招要把桑柳树的父老乡亲蹂躏糟践。他按捺不住心头怒火,他抑制不住爱民的心情,一下从躲藏的柴堆里站出来,面对敌人既是喝令又是高喊:“住手!不要伤害老百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铁北办事处!”

  他的喊声如洪钟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他的喊声如炸雷威震敌胆,穿透人心!

  听到这样的喊声,在场的所有人——几十口父老乡亲,还有残暴成性、丧失礼义廉耻的敌人,都不约而同地回首侧目投向了这个威严的汉子……

  别动队扫荡铁北办事处的阴谋得逞,折腾到中午时分,他们听见几声嘎炸、嘎炸的响声,又像是炸雷,又怕是到来了大军,因此老奸巨猾的大佐不敢恋战,见好就收。他急急忙忙地收拾自己的残兵败将,赶了几头牛,牵了几只羊,带着马福盛悻悻而去了!

  几十口幸免遭难的父老乡亲含泪眼睁睁地看着人民的子弟被日本鬼子猎去,一行行热泪在皱折的脸上横流!

  鬼子点火烧了村东庙、张家楼;也点燃了桑柳树人对日本鬼子憎恨的心头怒火!

  鬼子杀害了一个无辜的桑柳树平民百姓,抓走了一个人民的好儿子马福盛,却激起了桑柳树人参军抗战的热潮。

  三月十五日日寇扫荡之后,桑柳树先后有:马世恩,马世华,牛治太,牛治国,武洪宾,武洪喜,武振贵,马来喜,邓光义,邓光柱,一批又一批热血青年,投身参军,保家卫国立功。而且参军抗战、保家卫国成为村风,影响到以后的代代桑柳树人。

 

  作者简介:马守霞  退休中学语文老师。在《山西教育》《语文报》等报刊上发表过一些教学随笔,在介休广播站《农村天地》栏目中做过节目。爱好写作。


本文源自《文化介休》2018年第三期总第7期


审核 :王光亮    原家敏

编辑 :杜美锐    张晓婷

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热点楼盘更多..


更多>>推荐楼盘
更多>>最新楼盘
更多>>热点楼盘
更多>>价位相近楼盘
更多>>周边楼盘
区域:

更多收起 全部 海口澄迈琼海文昌临高儋州三亚万宁定安五指山屯昌东方陵水乐东白沙昌江保亭琼中其他

价格:

全部 4000以下 4000-5000元 5000-6000元 6000-8000元 8000-10000元 10000元以上

类型:

全部 住宅 公寓 商铺 写字楼 别墅 商住楼 其它

特色:

全部 小户型 公园地产 学区房 旅游地产 投资地产 海景地产 经济住宅 宜居生态地产

字母:

全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最新文章
二手房
租房
新房